京都夜话

欢迎约稿。
热烈欢迎约稿。
谢谢你来看我。

 

【史蒂芬×雷欧】 经霜弥茂(下①)

千里冰封。

眼前透明的质感看起来坚硬而棱角分明,虽然只有薄薄一层,却能将人和外物拒之千里。风透过冰面传来絮语,像是遥亘千里的呼唤声。

“雷欧…雷欧…”

—是谁在呼唤自己…?
想要张口回应却无能为力,手脚无法动弹——或许是因为冰冻导致四肢脱力。那声音像幽怨的泉水在寒冰下迷失了方向一般,迷人的声音震颤着沉浸在寒气中久久未散。雷欧艰难的仔细辨认,前方隐隐约约的身形渐近,视线停留在不甚清晰的脸颊和那道颇具辨识度的伤疤。待到终于认清时,雷欧惊乍地低声惊呼了一声。

“啊…”
——“啊、啊啊,啊嚏!!”

一阵惊悸的喷嚏声把雷欧从令人脸红的梦境扯出,揉了揉眼睛不舍的睁开眼,努力回想之前发生的事情。嗯…盒子、诱饵、爆炸、碎片、冰块…伤口…?!!「对了!!史蒂芬先生的伤不知如何了…!?」不管自己身处何处的,雷欧满脸煞白的坐起惊呼了一声那个男人的名字。

不要…千万不要!已经不想再有人因为自己受到伤害了。若是因为我的缘故而给史蒂芬先生、甚至是整个莱布拉造成困扰,那么我更宁愿离开。痛苦的揪着自己的头发,沉睡惊醒本就头晕脑胀,心慌更是让他的脑袋像针扎一样疼痛不已。

“你醒了,少年。”
被一声轻柔的问候唤回思绪,突然安静下来的雷欧呆滞地看着坐在床沿的男子,他沉稳的样子衬的自己方才不稳重的举动更加弱智几分。

“史、史蒂芬先生…!!”

“先喝水吧,喉咙都哑成这样了。”
未等雷欧说什么,史蒂芬已不动声色地将放置在床头柜上的一杯水塞到他手中。差点没拿稳的雷欧险些将些许撒上床铺。端稳后轻抿一口,清澈的水尚带余温,喝进口中是刚好的温度——应该是时不时更换的热水吧。在不知道他何时醒来的情况下还能记得时刻更换杯中失温的水,史蒂芬先生的细心真是与工作时如出一辙。

“史蒂芬先生,我睡了多久?”

“几天吧。”他简洁的一笔带过。“因为你生病了,发烧得很厉害。”

没错。雷欧在那个「冰室」中睡着了之后不慎染上了感冒,直到克劳斯破门而入的动静都没把他叫醒。起初是打算将他安置在医院中,但史蒂芬坚持说是自己的责任,因此主动将雷欧带到自己家养病。一来才可以方便照顾,二是家中吃的会营养些,也比医院舒适。最重要的是,在史蒂芬的保护下雷欧不会有被伤害的可能。

虽然不知道真相,但雷欧差不多也能猜出史蒂芬略显憔悴的神色和死寂沉沉的眸子是从何而来。一边吮饮杯中的清水,眼睛却时不时的瞟向史蒂芬的方向。仗着自己一向是眯着眼,如果不细心观察他的小动作或许不会被察觉,最后干脆大着胆盯着他出神。

——月光从没有拉紧的巨大窗帘缝隙透露,几道微弱的光柱穿破房内的昏暗,细小尘埃漂浮其中宛若薄雾将周遭笼罩。史蒂芬没有身着工作时惯穿的西装外套,深色衬衣领口失去领带的束缚,懒散地敞开了前三个扣子,锁骨隐约可见令人浮想联翩。微微蓬乱的黑色发丝轻轻翘起,在光柱照射下染上一层光圈恍若天神。

此时“天神”回过头,有点好笑地从少年手中抽回了雷欧早已喝完却忘记放下的空杯,站起身神色慵懒地打了个哈欠。

“我去稍作休整,需要帮忙吗?”

雷欧急忙坐起,想跟着他稍微认一下路。毕竟初来乍到,若是做出什么有损礼节的事情可就糟糕了。可刚挪动了一下位置雷欧便苦不堪言的按着自己酸麻的腿放弃了行动。

是因为这几日雷欧状况不佳,史蒂芬放心不下才特地坐在一旁死扛着。结果还是没撑住,趴在雷欧的床沿小憩了一会儿,没想到竟压到他的腿了。

「如果自己能稍微再坚持一下,等到他醒过来就好了。」
——这是史蒂芬的内心活动。

「如果自己没打那个喷嚏,史蒂芬先生就能多休息一会儿了…」
——这是雷欧的内心活动。

两人各怀心事的对视许久。最终史蒂芬抱歉的笑了笑,道了句「稍后回来」后轻飘飘的走出了门。

刚才尴尬的气氛终于随着男人的脚步散出房间。雷欧释怀地松了口气,身体松懈向后自由躺倒在柔软的床铺,把头埋进枕头中,嗅见了史蒂芬身上清冷好闻的气味。记忆碎片拼凑归位,这股气味又将他拉回前几日史蒂芬环抱着他的情景。说不清的悸动弥漫心底,可立马却涨红了脸,抓起盖在身上的被子蒙住头低声念叨。

“雷欧纳鲁德…!史蒂芬先生会那么做,只是因为这是工作需要,你究竟在想什么啊…!!”

这么胡思乱想着,本就感冒尚未痊愈,加之被子把头蒙住造成的缺氧使然。雷欧折腾了一会儿,又晕乎乎的睡着了。

史蒂芬回来的时候。拧开房门入眼便是原先平整、现在却一团乱的被子,还有以奇怪的姿势卷在里面的雷欧。「像是和被子打了一架一样…。」史蒂芬这么嘀咕着,走上前将手中端着的一盆温水放在地上,然后取下搭在肩头的毛巾扔进盆中。抄着手并不急着将少年摆回正确的睡姿,而是颇有兴趣的打量起他的睡颜。

少年于他总有一种神奇的魔力。无论何时看到雷欧的身影——不论是忙前忙后、慵懒松散、恭敬有礼,哪怕是他和扎布斗嘴还是挂彩躺在医院里诉苦的样子,都能上史蒂芬感到一股由衷的满足。仿佛心中的寒冰被少年的笑容融化一般舒适。但是史蒂芬一向不善于、也不习惯把内心想法挂在表情上,因此对少年别有用心的好感同样不被他人察觉,以至于雷欧一度认为史蒂芬如此雷厉风行的男子会厌恶这样软弱的自己。

眨眨眼驱散脑海中乱七八糟的心事,史蒂芬俯下身把被子齐整的卷好。此时雷欧就像一条被裹在面包里的火腿肠,亦如包裹在蛹里的蚕宝宝。史蒂芬上下打量了许久自己的「作品」,自我欣赏的点点头却没忍住笑出了声,一手环过少年的肩一手置于他的膝盖之下,稍微着力将他轻松打横抱起。

「好、……好轻。」
原意是想将雷欧姿势摆正才打算抱他,可少年明显过轻的体重让史蒂芬一时间没做好心理准备,以至于高估雷欧体重的他用力过猛反而弄醒了沉睡的少年。

雷欧在晃动中悠悠醒转,疲乏而疑惑的打量着四周,然后对上史蒂芬近在咫尺的眼眸——

“史蒂芬先生!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视线无处停留尴尬的四处飘散,想要离开却发现身下除了支撑自己的两只手别无其他,起初还在胡乱挥动的双臂瞬间收回,手无足措的捉住史蒂芬的衣领。

在雷欧的扭动下卷好的被子早已被踢到床沿,乱糟糟瘫着一角无力地垂至地面。尽管怀中的男孩一阵骚动,却毫无影响史蒂芬岿然不动的身姿。两只手死死箍着以防雷欧掉下去,领口一紧才发现衣领被揪住了——这个不安分的少年终于停下了挣扎。

「这么紧张干什么…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
轻叹一口气,史蒂芬弯腰将雷欧好生放到床上,遂不动声色的转身开始慢慢收拾被子。

天天天天天…啊、我都干了些什么…。
愧疚的看着面前弓着身子忙碌的男人,一滴冷汗从雷欧额前滑落。

「叨扰史蒂芬先生照顾还给人家添乱,你真给自己长脸啊雷欧…!!」
心下暗自谴责着自己,赶紧站起来对着刚收拾好床铺站起身的史蒂芬连连鞠躬道歉。

“真的、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不必道歉。”眼前诚惶诚恐的少年弄的史蒂芬一阵好笑,憋着笑意伸手抓住雷欧的T恤领口把他拎起来,借力直起身的雷欧站在床上刚好能与史蒂芬平视。“我又没有生气。”史蒂芬忍俊不禁的轻笑了几声。

“嗯…”撞上他因为含笑而熠熠生辉的眼眸,雷欧赶紧低头错开视线。

史蒂芬看着雷欧别扭的样子,突然起了逗逗他的心思。俯身把盆中的毛巾拿出来一边拧干一边说了句。

“我来帮你擦身体吧。”
看似随意实则颇含不可置否的意味。

——“诶、诶诶诶诶诶诶………!!????”
(未完)
——————————————————————
噢噢噢、下篇竟然分上下部分,想不到吧!!哈哈哈哈哈哈(把博主叉出去续了!!)
我发誓,下篇绝对开车。真的。真的真的真的。

——久等了!

评论(5)
热度(68)
 

© 京都夜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