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夜话

欢迎约稿。
热烈欢迎约稿。
谢谢你来看我。

 

【红海行动/陆琛】个人问答向。

上皮答题。
有私设#

Q:请先做个自我介绍!
A:从一到十,你的疼痛指数有多少?——我是蛟龙一队的医疗兵陆琛,很高兴认识大家。

Q:说到底就是一名军医对吧?
A:比起军医我更喜欢称自己为医疗兵。因为军医着重「医」字,而医疗兵着重「兵」。可即使我出于职务需要有时无法与同僚们一同战斗,但这不会是我逃避战场的理由。因此我先是一名军人,而后才是一个医生。

Q:当初是怎么想到要当军医的?
A:原本我只是一名在国外进修的苦修深造、略有天赋的学生。但是在一次实地救治实习活动中被救助伤患同时还能随同作战的军医所震撼,我也希望能像他们一样用生命去坚守希波克拉底誓言而不是让其成为空话。血肉横飞的战场能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忘记职责——当你连命都保不住时,就不会有心思想其他的东西了。

Q:身为军医有没有碰到过一些令人绝望或后悔的事情?
A:也许是出生入死的战友们当着我的面惨死沙场我却无力挽救,就地埋葬在黄土之下终日与黑暗做伴,没有葬礼没有挽词。或是前几日打过照面的小女孩躺在担架上无力的对我说“医生,我疼。”,声音轻细得像要随时断却,我却只能抓着她的手一遍又一遍的重复“你会好的,家会回来的…”。这让我质疑自己职责的意义,只觉得自己为什么这么没用,不能多救一些人。

Q:有没有发生过什么改变了你的事情?
A:我记得初次上战场时炮火在身前炸响的那种清晰的恐惧感,眼前鲜活的生命就这么结束了,我甚至还没能有机会和他们有过任何接触和交流。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体会到真正的死亡,以至于我的脑袋中一片空白。什么医疗知识全都忘的一干二净,只能手足无措的呆立在原地。我记得耳麦中急促的呼唤了好几声医疗兵我才回过神来,掏出的纱布在一瞬间就被腾起的硝烟黑雾沾染。我在安全区看见无数伤员极端恐惧的紧环双臂,自我逃避着封闭自己拒绝接受任何援助。我想这应该就是绝望和人间地狱了。自此开始我扭转了对这个职业的想法,端正了态度。

Q:有很多女观众觉得当医疗兵对象很酷。…比如说又会打架又会治病。对此你怎么看?
A:来我诊室,我给你开两片阿司匹林。x

Q:平时有什么爱好?因为热心群众们绝大多数同意是偷糖…
A:咦…这个吗。如果我说是呢?哈哈哈哈,当然是因为别人的东西更好吃啊!…开玩笑。业余爱好…看书,和佟莉比赛!因为她实在太强了,打架打不过,训练量完成的也比大家好,唉…可望不可及。

Q:最后有什么话想对大家说?
A:「医疗兵」一职不同于其他,我们浴血奋战却又拯救生命。可我毕竟不是真正救济生灵的神明,尽管我再努力也会有不可挽回的事情。我见过无数折损战场的生命,有无辜人民,也有为其而战的战士。他们的生命永远定格于一刻,定格于宛如地狱的现场。战争的车轮碾压负重的灵魂,蹒跚的不仅是脚步,还有不堪重负的同理心。

2018-04-03  | 21 8  |     |  #红海行动 #陆琛
评论(8)
热度(21)
 

© 京都夜话 | Powered by LOFTER